流氓师表 229-230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第229章

  新学期,新气象。

  如今的彭磊早巳不是刚来时那个狼狈不堪的落魄教师,仅仅半年的时间,他便完成了华丽的转身,现在已算得上是盘山乡的风云人物了。至少在学校里,所有的同事还是比较佩服他的,虽然大家对于一个中学教师去开桑拿院颇有微词,但这却是笑贫不笑娼,有钱才是硬道理的年头。

  彭磊也很满足于目前这样的生活,工作上的事情一帆风顺,彭磊的干劲也很足,初-(=)班被他管得井井有条。毕竟老校长如此招举他,总得好好表现下方不辜负了老校长的厚爱。

  盘龙会所重新开始营业后,生意一直都是蒸蒸日上,日进斗金,两家餐厅的生意也有了很大的起色,况且有段芳英姐她们打理着,根本就用不着他来操心,他只要每天安心地数钱就行了,照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要不了一年时间,他就能成一跃成为百万富翁了,这是以前他做梦也不敢想的。

  到时侯买一套大大的房子,把自己的女人全都装进去,每天晚上……话说这两天彭磊的小日子过得着实悠闲,上课的时候可以逗逗张婧水灵还有刘婷婷这几个小萝莉,下课后在办公室里调戏下艳艳,工作之余到会所餐厅去转转,趁机吃吃豆腐,摸几把小奶,夜里上网则顺便跟徐行长的老婆闭霞聊聊天,调调一睛。

  可美中不足的是.因为没有从自己的房子,他现在还住在学校的宿舍里,委实有些不方便,有时侯想和自己的女人亲热一下,也得偷偷摸摸跟做践似的。所以尽快买套房子,是他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清晓,彭磊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妈的,谁他一妈的有病啊,这么大早就打电话来。”

  彭磊昨晚折腾得狠了,此刻睡得正香,突然被人吵醒了,一时好不着恼,看看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二话不说就把电话挂了。

  “磊哥,是谁呀?”

  身旁的女人也醒了,粉腻的玉一腿搭了过来,光溜溜的身子整个地偎进他怀里,用她那两团饱一满的肉团在他的胸前轻轻磨蹭着。

  “不知道,怕是打错了。”

  彭磊此时也没了睡意,在她脸上吻了下,伸手握住了她胸前的娇嫩用力地揉捏着,带着一脸的坏笑道,“小芬,你既然醒了,咱俩是不是把昨晚还没做完的事情接着做完?”

  这是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末,可以好好地睡个懒觉。所以,昨晚彭磊半夜三更偷偷地溜到了小芬的房里,狠狠地宠爱了她一番,把这丫头弄得浪叫了一夜,最后这一次才做到一半,小芬就因着实承受不住而求饶了,让彭磊很是意犹表竟。

  “别,磊哥,你还是饶了我吧,你那个坏家伙实在是太厉害了,我真的有些受不了,人家那里到现在都还有些疼呢。”

  小芬娇滴滴地说着,小手伸到彭嘉的胯下轻轻抚摸着他的宝贝,感觉磊哥的宝贝在她的小手中飞快地澎涨起来,硬硬地顶在她敏感的股沟之间,不禁有些惊慌地叫了起来,“啊,怎么又硬成这样了?”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用你的小嘴帮哥哥泄下火。”

  彭磊笑道抚着她的长发向身下按去。

  小芬妩媚地瞟了他一眼,乖乖地勾下头去,象小蛇似的滑到了他腿间小手灵活地握住了他的宝贝套弄了几下,这才张开小嘴将它一点点地含进去,慢慢地吞吐起来……

  “小芬,你的技术水平进展很快嘛,是不是没事的时侯在厨房里拿着红萝p练过?”

  “你……唔唔唔,磊哥,你再胡说,人家就不帮你那个了。”

  “哈哈哈。”

  彭磊一边享受着小芬的口舌服务,一边悠闲的点起一支烟来,还没吸上两口,手机又响了。

  彭磊正被小芬伺侯得爽着呢,冷不丁地被手机铃声吓得一哆嗉,身子往上一顶,噎得小芬差点晕过去。

  (插播一条广告,有订阅翠微居的朋友,你们想把文章转换成TXT可以和我联系!免费转换QQ:1925013284@qq.com)彭磊拿起手机接通,冲那边吼了一句: “你打错了。”

  然后二话不说啪地挂了。“小芬别停,继续,奶奶的,一大清早的催命啊!”

  打错了?电话那头,一个美艳的女人一头雾水地坐在车内,疑惑地看着手机,咦,难道是自己记错号码了?不对呀,明明他留的就是这个号码,怎么可能找错呢?

  迟疑了一会,她试着又拔了过去,好一会,那边才再次接通了.不过还没容她说话,那头便气势汹汹地叫了起来:“你丫是不是有病啊,一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都跟你说了你打错了,你还有完没完了?”

  “哦,对不起。”

  美艳女人被他喷得俏脸通红,连声地道着歉,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人的声音听着十分耳熟,应该就是他没错。

  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是盘山中学的彭磊彭老师吧?”

  那边明显一怔,好半天才道: “不错,是我,你又是谁?”

  美艳女人怒道: “我是杨柳。”

  “杨柳?啊,你是杨书记?”

  彭磊登时吓出一身的冷汗,小弟弟也跟着软了,一骨碌坐起来,推开了小芬。糟了,竟然是杨书记的电话,这下子惨了,铁定要把她得罪了。

  彭磊哭丧着脸解释道: “杨书记,实在是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是你打的电话,我还以为是些无聊的人打的骚扰电话。”

  “骚扰你,你看我象是无聊的人吗?你少跟我废话,我现在就在学校门口,你立马给我滚出来。”

  杨柳大声喝道,憋了半天的气终于暴发了,暗道:这小家伙刚才可害得她够呛,现在还敢指桑骂槐地说她骚扰他,一会非得好好收拾下他不可。

  哎,真是越解释越乱了,彭磊还要再说,啪地一声,那边电话已经挂了。这个县委书记的脾气好大啊,看来是被自己气得不轻。

  彭磊连滚带爬地溜下床来,胡乱地往身上套着表服,在小芬惊讶的目光中,已然飞快地冲出门去。

  迎面正遇到从隔壁房里出来的赵梅,小梅瞪大了眼睛看着彭磊: “好啊,你个臭流氓,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昨晚是不是……”

  “别说这些了,小梅你来得正好,跟我走。”

  彭磊眼睛一亮,拉着她就往楼下走。

  小梅挣扎道: “你干嘛,大清早的发什么神经,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

  学校大门外的路边,停着一辆白色的奥的,杨柳坐在车内,百无聊赖地望着大门内。

  一辆摩托车疾驰而来,猛地停在了车窗边,彭磊取下头盔,满脸堆笑地望着杨柳:“杨书记,早啊!”

  “都快九点了,还早?我问你,你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柳板着脸道,美眸一转,注视着坐在彭磊身后的赵梅身上,不禁吃了一惊,这小姑娘长得好生漂亮啊!这家伙半天不接电话,现在又和这个小姑娘一同出现,难道他刚才正和她……这小子果然风流得很。想到这里,杨大书记暗暗地鄙视了他一把。

  彭磊赔着笑脸,低声下气地解释着: “杨书记,我真不知道是你打的电话。你看你这号码好象不是你给我的那个吧,要不然你就算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啊!”

  “哦,上次那个号码是工作用的,这个是我的私人电话。”

  杨柳见他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脸色也稍为缓和了~些,“上车。”

  “上车?去哪里?”

  彭磊迟疑道。

  “还能去哪里,当然是去 ”杨柳看了眼彭磊身边的赵梅,强忍住又要爆发的怒火, “你上次答应我的事,你难道忘了?”

  难得她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找他,没想到这小子全不把她堂堂县委书记的话当回事,她能不气吗?

  “我哪敢忘了。只是 杨书记,我还没吃早点呢。”

  “你 那好,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彭磊小心翼翼道: “扬书记,要不你把车停到学校里,跟我们一起去吃早点吧,顺便再另找一辆车,你开的这车 太高档了,只怕是走不了山路。”

  杨柳有些晕了,她现在也有些后悔自己的贸然而来,更对眼前这小子十分来气,一大早的就差点被他给气得内分泌失调了。

  彭磊带着她进了学校,等杨柳停好了车出来时,彭磊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哪是什么县委书记啊,简直就象是个女贼。而且还是个极为漂亮的女械。

  只见杨柳穿着一身燕尾衫,下着一条蓝黑色的牛仔裤,将她的身材勾勒得十分的养眼,脚上穿的是白色的旅游鞋,整个一副出门旅游的体闲打扮。

  只是她戴着的那副宽大的墨镜,将她漂亮的脸蛋掩住了一大半,上再配上她鬼鬼祟祟东张西望的动作,任谁都会那方面去想了。

  “你笑什么?”

  杨柳注意到彭磊忍俊不已的表情,没好气地问道。

  彭磊强忍着笑道: “杨书记.这大清早的太阳都还没出来,你戴着这副墨镜 ”“你知道什么?我这是办私事,不是出公差,要是让人认出来可就不太好了。”

  杨柳白了他一眼,原本在见到他之前,她确实很生气,可现在望着他英俊的脸上阳光的笑容,忽然觉得十分的亲切,那股怒火竟不知不觉间烟消云散了。

  乍一看到站在大门外的赵梅时,把杨柳吓了一跳,这女孩子不仅脸蛋就已经美得让人妒忌了,就连个子都长得如此标致高挑,让一米六五的她都自卑不已,站在她身边实在是太压抑了,让她不自觉地往彭磊身边靠了靠。

  三人就近在学校附近的小吃店坐了下来,杨大书记一直不肯把她的墨镜摘下来,让彭磊看着觉得滑稽不已。

  趁着吃早点的时间,彭磊给于老板打了个电话。赵之伦早在开学的时候就已经回学校去了,于老板则一直留在这里看工地,彭磊和他也常有联系。

  听说彭磊要借车,于老板二话不说,就亲自开着车送过来了。

第230章

  没想到刚送走于老板回到小吃摊上,却发现杨柳和小梅掐上了,也不知杨书记和小梅说了些什么,让小梅突然发起飙来,一脸敌意地瞪着杨柳,大声地质问着彭磊:“师弟,这个女人是做什么的,你为什么要带她去我家?”

  彭磊小声解释道: “她就是咱们县的县委杨书记,这两天身体有些不舒服,听说你爸爸的医术好,想让咱们带她去你家请你爸爸帮她看下病。”

  “不去,我才不去呢!我爸最讨厌的就是这些当官的了。”

  小梅摇着头大声说道,立刻便引来周围食客们的注意,目光齐刷刷地盯着这两位美女身上。

  “我的姑奶奶。”

  彭磊看了眼一脸尴尬的杨柳,急忙把小梅拉到了一边,低声下气地求了老半天,好话歹话说了一大通,最后小梅总算是答应陪着他们一起回家了。

  安抚好小梅,彭磊又被杨柳拉到了一边,质问道: “这女孩是你女朋友,怎么这么凶?”

  彭磊苦笑道: “我哪敢有这忽样的女朋友啊,你也看到了她这脾气。她老爸就是我说的那位赵医生,也是我的师父,我不带她去行吗?杨书记,这妞的脾气不好,你可千万别和她一般见识。”

  吃完早点,彭磊就在附近的商店里买了一大堆的礼物,刚要掏腰包,杨柳已抢先来付钱了:“还是我来付吧。”

  “哪能让书记您破费呢!”

  彭磊裴模做样的客套了一番,钱包却已稳稳地放回了兜里,堂堂的县委书记肯定有的是钱,这点小钱也用不着咱平头百姓在她面前充大头。

  接下来便是上车出发了。彭磊本想让小梅坐到身边,却被杨柳抢先坐到了副驾位置上,小梅则板着脸独自坐在后面。

  出了镇子,车行不远,便开始走上了崎岖的山路。虽说雨季已过,可经过一个雨季摧残的土路上,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水坑泥潭。

  彭磊开得提心吊胆,两位美女坐得惊心胆战,兼之他的水平也很一般,颠得她俩七晕八素,心翻欲吐。杨柳担心地问道:“小彭,问你个问题,你有没有驾照?”

  “正在申请,应该下个月就能拿到了。”

  彭磊头也没回,紧紧地盯着前万。

  “难怪,你的水平这么差。”

  杨柳优雅地一甩头,满脸地不屑。

  “杨书记,也不带你这样打击人的吧?”

  彭磊的话音刚落,似乎是为了应证书记的话是权威的,皮卡车的前轮一滑,陷进了一处泥潭出不来了,杨柳忍俊不已,命令道:“让开,我来开,你给我下去推车。”

  彭磊乖乖地下了车,眼巴巴地望着小梅: “小梅,来帮个忙?”

  “不帮。”

  小梅把嫣红的小嘴一翘,看也不看他一眼。

  奶奶的,两个都是祖宗,彭磊一个都不敢得罪,只好一个人象老牛负重似的喘着粗气使劲推着车屁股,杨柳在倒车镜里看得真切,油九猛轰,车子猛地冲了出去,彭磊猝不及防下,当即扑倒在地,实实在在地跌了个狗啃泥,车内顿时传来了一大一小两个美女银铃般的笑声。

  彭磊一脸郁闷地拉开车门,坐到了小梅身边,幽怨地看着杨柳: “书记……”

  “不好意思,操作失误。”

  杨柳镇静地解释着,心内却是窃笑不已,这回总算是出了口恶气了。

  小梅仍旧捂着小嘴笑个不停,彭磊知道自己被这女人暗算了,却是敢怒不敢言,只好拿小梅出气,脸一板,道:“有什么好笑的?”

  “你看看你,笨得跟头大狗熊似的。”

  小梅指着彭磊脸上的污泥笑个不停。

  “敢说我是笨熊,看我怎么收拾你。”

  彭磊在脸上揩下一块污泥,信手就抹在了小梅脸上, “哈哈哈,这下你也成笨熊了,而且还是一头很笨很笨的小母熊。”

  “你 ”小梅娇嫩的小脸被彭磊抹成了大花脸,哪里肯甘心,立马双拳紧握,恶狠狠地扑上来敲打着彭磊,彭磊急忙抓住了她的手,两人就在窄小的车厢内打闹起来。

  年轻就是好啊!可以尽情的挥霍青春,享受青春的激情和浪漫。杨柳从后视镜里看着这对嬉闹中的少年男女,羡慕之余不仅联想到至今仍旧独身的自己,难道就要这样一直孤独地老去吗?

  这些年来一心扑在了工作上,已至于完全忽略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如今她已经三十八岁了,虽然青春不在,怛向来注重保养的她仍旧象个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似的俏丽迷人,再加上她的权势,令无数追求者趋之若骛,这么多的可追求者中,但她却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或许真的是心中的那个结尚未打开吧!

  杨柳一时感慨不已,轻拍了拍额头,竭力使自己镇静下来,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地东西,全神贯注地继续开车。

  可是后排坐的两个人根本就不让她镇静下来。小梅和彭磊闹得正欢,小梅势大,把彭磊压在了身下,粉拳有劲地在他胸前招呼着,小嘴里欢快地喊着:“打你,打你,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我了。”

  彭磊先还挣扎着求饶,后来就不反抗了,坏笑嬉嬉地看着她。

  小梅见师弟的表情根本不象是难过的样子,倒象是很享受自己折磨似的,正觉得奇怪,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臀下怎么有样什么硬硬的东西顶在她的屁股缝里,梗得她生疼,这才发现他俩竟在不知不觉间呈现出一种极为暧昧的姿势,彭磊被自己压在了座位上,自己则骑坐在了他的身上,小屁股正对着他的那个地方,而彭磊的手正一左一右地放在了自己回鼓鼓的小屁股上轻轻地抓捏着,那梗得自己生疼的东西,不用说肯定就是坏师弟两腿间的那个玩意了。

  “臭流氓!”

  小梅低低地娇哼了一声,触电似的弹到了一边。

  彭磊讪笑着坐直身子,悄悄掩了掩撑得老高的帐篷,厚看脸皮凑到小梅耳边道:“小师姐,这回不生气了吧?”

  “你还说,回家再收拾你。”

  小梅红着脸道,耳边传来男人特有的温热气息,而他的唇竟随着车子的颠簸有意无意地碰触着她的脸颊耳根,让她好一阵o乱。

  “要只能让小师姐开心,你想怎么收拾我都行。”

  彭磊深情款款地望着她,不失时机地煸着情,大手也趁机搂上了小梅的小蛮腰。

  这一招很是管用,小梅只是象征性地扭了扭,便任由彭磊搂着了,耳边听着彭磊喃喃地说着一些让人耳热心跳,偏生自己又很喜欢听的话语,两人的身子在颠簸中越靠越近,最后不知不觉地两张唇便牢牢地粘在了一起……

  杨柳冷不丁地瞅了后视镜,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后排坐着的两人什么时候居然旁若无人地搂在了一起,完全无视了她的存在,热火朝天的拥吻起来,彭磊的一双爪子甚至还很无耻地伸进了小姑娘领口的衣服里,在她那两团隆起上抓揉着天啊,这小家伙的胆子也太大了吧!让我堂堂一个县委书记替他开车,他自己堂而皇之地当着自己的面泡女孩子。杨柳看得面红耳赤,芳心内恼怒不已,一时竟忘了当初是自己把他从驾驶位上赶开的。

  杨柳强忍着怒火,一连呵了好几声,可是正沉述在激情中的这对男女哪里听得见,仍旧在忘我的继续着。

  杨大书记气得快晕了,猛地一按汽丰喇叭,刺耳的叫声总算是把他俩给惊醒了。

  小梅抬起头来,俏脸上羞红阵阵,嫣红的小嘴被彭磊亲得象玫瑰花瓣似的鲜艳欲滴,唇角上还沾着一丝透明的津液。她飞快地坐到了一边,嗔怪地白了彭磊一眼,手忙脚乱地整理着凌乱地衣裳,这才发现领口最上端的钮扣让彭磊解开了,里面的小罩罩也被这家伙扯得乱七八糟,露出了胸前一大片雪白的肌一肤。

  彭磊的脸皮早已修练得厚实了口哨,杨柳略带着薄怒道: “小彭松开搂着小梅的手,不以为然地吹起了注意点影响好不好?”

  彭磊正襟危坐,直视前方,做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气得杨书记嘴都快歪了,刚要发火,彭磊却突然变了脸色,失声叫道:“杨书记 ”“又怎么了?”

  杨柳没好气地一回头,车轮猛地打转,陷进了路中央的泥潭中,这一次直接就熄火了。

  彭磊讪笑道: “杨书记,你的水平好象也不咋滴嘛!”

  杨柳怒道: “要不是你叫我,又怎么可能会陷进去呢!”

  “杨书记,我可是好心提醒你前面有个大水潭,谁想到我话还没说完,你就一头陷进去了。”

  “你 ”杨柳气得口不择言,怒道,“要不是你小子大白天的当着我的面跟人家小姑娘唧唧我我的,搅乱了我的心神,我至于陷进去吗?”

  杨柳话一出口,立刻就发现了其中的语病,呸呸呸,什么陷进去不陷进去的.真是越急越乱了。

  幸好彭磊并没留意这些,一推车门下去推车了。

  只是这次陷的泥潭太深,纵然小梅下去帮忙也没用底下又全是污泥,车底盘也被中间拱起的路面抵住了。

  彭磊和小梅一块,从路边找了些石块填塞到车轮下可这时侯杨大书记犹自气得不轻,直接影响了她的操作出泥潭。

  后车轮陷得太深又让杨柳试了试,愣是怎么试也冲不 彭磊过去拉开驾驶门: “书记,要不你下去推车,我来试一试?”

  “你来就你来。”

  杨柳俏脸铁青,怒冲冲地下了车,和小梅一块去推车。

  彭磊点着了火,让车子往后退了退,看着倒车镜里两位俏丽迷人的美女,一个坏念头忽然冒了出来,大声地喊道:“小梅,杨书记,准备,开始,使劲。”

  杨大书记和小梅弯着腰,配合着彭磊的口号使劲往前推着,彭磊看得真切,油门忽然猛轰,车轮飞速旋转着向前冲去,带起两股泥箭溅射在杨柳和小梅身上。

  车子冲出了泥潭停在了前面,彭磊一脸坏笑地下了车,看了看面前的两个泥人,终于忍不住狂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