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姐姐……我没事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左剑清时而提起,时而放下,不时转动着小龙女两粒乳头,两粒小乳头被刺激的如两颗小石头一般硬硬挺起,胸部的刺激带动下体的淫水,一股股向外涌出。 片刻工夫,左剑清肉棒再次挺立在小龙女眼前,小龙女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已经射了数次,为何还这般坚挺。左剑清在小龙女眼前摇动自己粗大的肉棒,沾满精液的肉棒冲鼻的气味让小龙女不觉转过脸去,左剑清双手扶住小龙女脸颊,让她只能面对自己肉棒,小龙女拗他不过,只能再次用双乳夹住肉棒,不过这次离他更近,肉棒自下而上插入乳沟,卵蛋在小龙女胸乳下左突右撞,龟头突出乳沟戳到小龙女下巴,应为乳沟中已经有精液润滑,因此蠕动起来非常顺畅,小龙女上下耸动身体,小穴口的淫液和小腿间拉起串串细丝。 “啊…………徒儿…………登天了………………”,小龙女将左剑清沾满精液的大龟头含入口中,弄得左剑清忘乎所以。 “唔…………呼…………”,连翻鏖战,累的小龙女气喘吁吁,但看到左剑清此刻正陶醉在快感中,也就忍耐下来。   “噗滋……噗滋……”肉棒上下耸动,精液经过肉棒摩擦,白白的泛起泡沫,涂满小龙女因为刺激而丰满异常双乳。小龙女伸出香舌舔弄着大龟头,大龟头刺激的已经充血成了深紫色,小龙女含住大龟头用力一吸,左剑清终于忍耐到了极限,“师父…………”,双手紧抱小龙女,“噗噗…………”,全身一绷,脚跟一抬,积蓄已久的淡白精液被小龙女吸入口中。小龙女不想吸了一口精液,来不及吐出被精液呛到,不停的咳嗽起来,左剑清心疼小龙女,连忙上前轻拍小龙女后背,小龙女面色潮红,喘着粗气道:“清儿,你也太……”,左剑清看小龙女此刻模样甚是可爱,忍不住亲吻了小龙女面颊,小龙女因为太过劳累,靠在左剑清肩头沉沉睡去…… 左剑清抱起小龙女步入泉中,将小龙女放入一处浅泉,仔细的为小龙女清洗全身。 待小龙女睡醒时已是晌午,左剑清已经为她穿好衣服,想起刚才的情景,小龙女内心羞愧难当,明明早上还发誓不能再和清儿亲.近,结果又……只恨自己太不自爱……小龙女甚为难过,低头不语,眼角泛起泪花,睡在一旁的左剑清看在眼里,心里也颇不快,只能安抚小龙女道:“师父,你怎么了,师父放心,清儿说到做到,今生今世永远伴随师父左右,修身养性,侍奉师父……” 听到左剑清的承诺,小龙女更加难过,“自己不能接受清儿的爱,可清儿却又如此执著,真希望当日不要离开古墓,简简单单生活该有多好。自己到底错了?对了?日后该如何面对过儿啊。”可看看清儿此刻天真无邪的眼神,小龙女万分为难,不知该拿这徒儿如何是好。 两人休息片刻后继续上路,不知不觉天色渐晚,行走一路未见一家客栈,两人皆腹中饥饿,加紧步伐,行不多时,果见前方不远处有点灯火,左剑清忙道:“师父莫慌,前面有家客栈,有落脚之地了。”小龙女点头。 行至店前,只见这家客栈倒也别致,门上金匾三个大字书道:“龙隐阁”,左剑清不屑道:“不知索唯……” 店小二是一山东大汉,一见有客到,招呼二人:“二位客观里面请,住店用饭保您满意,小人阿建,有何需要尽管吩咐。” “先拿些饭食来。”左剑清见小二也到客气,“可由解渴之物,赶快拿来。”小儿应道:“二位坐下,马上拿来。”不一会,小二抱着一个大西瓜从后堂跑了出来,拿起切菜的刀切好西瓜,端到二人面前,小龙女拿起一片西瓜,放在口中慢慢品尝,味道清甜爽口,凉彻心肺,“好甜的大西瓜……”,左剑清闻言也点头称是。 又过了一会,小儿端出一盘鱼和一瓶酒来,道:“此鱼乃此地特产,是今晨我家三少爷在溪边独钓而来,好生新鲜,刚出锅,此酒名曰逍遥醉魂,乃陈年佳酿,客官慢用。” “小二哥且慢,此处是何地界?”左剑清叫住小二问道。 “此处山岗名曰轩辕龙腾,此店乃是我家老爷赵因所开,我家老爷喜好广交天下豪杰……”小儿压低声音,“我只告诉二位,二位切莫乱传,日月神教一魔“大天魔”,二怪“哈士奇”、“阿道法兰”都是我家老爷好友”。 “哦……”左剑清小龙女闻言记在心中,暗思,这客栈主人肯定和魔教有勾结,待查实清楚之后再作打算。 两人用饭完毕,找来小二,左剑清道:“小二哥,劳烦替我们准备两间上房,再倒些开水让我二人洗脚……”小二答应。 待安顿完毕,小龙女思绪万千,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让她回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看着窗外流星,夜风继续吹晓,阵阵寒意袭来,想起此刻身在古墓的杨过,小龙女踌躇满面,如今自己做下这么多有违常理的事情,将来过儿知道该如何看待自己,和清儿在一起时自己简直像……自责的声音不断回想在小龙女脑海,花落梦中了无痕,可小龙女却整整一夜未眠…… 第五章无心插柳柳成荫 次日清晨,二人商议,等去到扬州办完事之后,再来打探这间客栈,于是二人再次上路。 行了半日,来到一处山脚下,只见林木参参,灌草丛生,忽然一处草堆后传来哭救声: “不要…………爹爹…………不要…………” 左剑清看了看小龙女,小龙女也面露急色,忙令左剑清去探究竟,左剑清运起轻功,轻轻伏于灌草旁,向内望去。 “爹爹……别……不要……我是你女儿呀……” 只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身上衣服被撕得粉碎,一个三十来岁的大汉,肉棒挺的直直的顶在小姑娘小腹上,一手抓着小姑娘刚刚发育微微隆起的乳房,一手撕扯小姑娘身上衣物,小姑娘那里受得了这般折磨,痛得不住求饶,“爹爹求你了…………娘还有病在身…………我要拿药回去给她吃呀…………”。大汉根本不顾小姑娘求饶,用嘴吸住小姑娘另一只乳房,“啧啧…………”,小姑娘嫩乳在大汉口中被吸的变形,疼痛难忍,大汉还不放过,双手抱起姑娘,分开两条大腿,黝黑丑陋的肉棒,顶在小姑娘还没有长出阴毛的白嫩小穴上,眼看就要插入进取,小姑娘不顾一切挣扎着,嘴里奋力呼救:“救命呀……救命呀……” 小龙女正好赶到,看到这番情景,再也按耐不住,正欲飞出救人,左剑清拉住道,“不消师父动手,看徒儿结果了这恶人。” 说罢一跃飞出,那大汉一看有人,吓了一跳,拉起裤子就要逃跑,被随后而来的小龙女轻轻一点,立在原地。 左剑清抱起因为惊吓过度昏迷过去的小姑娘,拿过大汉的衣服为小姑娘裹上。 小龙女走到大汉身前,怒斥道:“你身为人父,怎可作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简直禽兽不如……” 左剑清怒道:“师父何必与他多言,一刀杀了便是。” 大汉闻言惊恐,忙求饶道:“二位大侠饶命,只因她母亲与人私通,我一时想不开,才……” 小龙女心地善良,信以为真,“其母有失,你也不该对女儿……” 大汉忙道:“大侠饶我不死,日后定当不敢。” 左剑清还要再言,小龙女玉指对着大汉背心一点,大汉一个趔趄扑倒在地,“多谢饶命!多谢饶命!” “为你今日所为,我已点了你的命门大穴,十年之内,若你在对其他女子有非份之想,必当全身血管爆裂而死。”小龙女道。 “多谢大侠不杀之恩,小人再也不敢。”说罢,抱头鼠窜而去。 待大汉走远,左剑清便问小龙女,“师父,我怎的不知道还有这样穴位。” 小龙女捂起嘴来,吃吃笑道:“傻瓜,我妄他的。”左剑清恍然,直赞小龙女聪慧。 良久,小姑娘幽幽醒转过来,第一眼看到左剑清清秀的面容,关切地望着自己,一时竟忘记刚才惊心动魄一幕,痴痴望着左剑清双眼。 “姑娘,还些了吗?”小龙女问道,可小姑娘仿似没有听到一般。 “姑娘……”左剑清也问道,小姑娘才恍过神来,“哥哥你好俊俏。”毕竟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想什么就说什么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