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后院的锅炉工作者性情中猫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字数:8424


  ***********************************
  元旦上来,本是想继续发《小城往事》的,但上来以后发现又开始「文心雕龙了」。心里不知为何,突然想参与一下,无奈没有什么好构思,于是元旦假期搜肠刮肚一番后,就有了本文。因为时间仓促,因此在情节构思和逻辑上还不是很严谨,文中错漏字也很多,还请大家多多海涵,多多指正。

  ***********************************
              第一章那年那人

  共和国的北方不仅是中国重工业的摇篮,更是资源丰富的地方,拥有众多的煤矿、铁矿和油田。本故事就发生在八十年代末,北方某省B市的N镇。N镇上有个很出名的铁矿,日(淫色淫色4567Q.COM)伪时期就已经很出名,铁矿石的品味非常高,是B市经济支柱企业——某国有钢厂的主要矿石资源供给单位。

  八十年代末期,接班制度已经实行了差不多二十多年,行将就木。但因为实行的很长一段时间,所以N镇上的居民几乎家家都有人在矿上上班,家家都是这个国有矿山企业的家属。在当时那种环境下,加上矿上的待遇又很好,所以N镇上的孩子几乎选择了接班,只有极少数还有一些抱负的孩子,会选择好好读书,考中专或者上大学。是的你没看错,在当时能中专毕业就很牛逼了,直接都能分配到公、检、法、土、地、税。对那个时期感兴趣的年轻人可以自行百度,对接班不知所谓的也请自行百度吧。

  本故事的男主人公石磊,今年17,初中刚毕业就接父母的班,分配到了镇上的小学工作。可是凭他这点文化水平,做个老师教书育人实在是太过勉强了点。
  小学的校长孙丽雅显然也明白这一点,但石磊的父母曾经都是这个学校的教师,因为工伤撒手人寰,只留下这么一个儿子,组织上是必须照顾的,于是石磊就很奇葩的享受着人民教师的待遇,却被分配到了学校后院去烧锅炉。烧锅炉就简单了么?显然不是,不过可以学嘛。于是石磊就有了个师父张红军。

  这个张红军四四年生人,今年四十五岁,总爱说自己是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酷爱摄影,业余时间经常为人拍照片赚点外快。石磊作为他的徒弟跟着他已经快一个月。

  这天是周四,初春灿烂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空隙,透过早雾,一缕缕地洒满了校园。石磊睡眼朦胧的穿过学校操(淫色淫色4567q.c0M)场,绕过一排排平房教室,来到学校后院,沿着小石子铺就的小路慢悠悠的挪着步子。

  石磊一边走着,心里一边骂着:「马个逼的,鸡巴老东西,狗操(淫色淫色4567q.c0M)的。天天要老子推煤就算了,还总他妈的隔三差五的要老子提前一个小时上班,替他生炉子。
  给他当徒弟才刚刚一个月,老子就掉了好几斤肉,以后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长着呢,这可要老子怎么活。「

  「这老小子就他妈的光棍一个,吃住都在学校锅炉房旁边的休息室,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那种。却经常大半夜的往外跑,第二天九十点钟才回来,到底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鸡巴啥去了呢?管他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啥呢,也不能总要老子总起早替他白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活吧。等试用期过了,老子就是正式职工,人民教师了。到时候这老小子还敢这么熊我,我就和他翻脸。对!翻脸,就和这老兔崽子说,休想要老子一个人推煤,更别想老子起早替他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活。」石磊心里盘算着,人已经到了锅炉房门口。

  这个锅炉不大,主要就是给学校的老师提供饮用和洗浴用水,外带着个蒸饭的汽锅。一般要在六点半教师上班之前就得把水烧开,然后将汽锅打扫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这些活平时都是张红军一个人做的,反正他就住在学校,无所谓的。但自从有了徒弟以后,他就解放了,时不时的要石磊提前来替他,而他就不知道何处潇洒去了。
  「臭小子,你看都鸡巴几点了,咋才来。要不是我回来的早,就他妈误事了。」
  张红军一见到睡意未去的石磊,就气急败坏的骂了起来。

  石磊白了一眼张红军,皮不皮瓤不瓤的,走到后面的休息室开始换起衣服。
  「喂!我说臭小子,小心点,里屋正洗相呢,别给我曝光了。」张红军怒吼着,走过来将门锁上了。

  石磊爱理不理的答道:「啊!知道了。你那窝谁稀罕进啊。」心里却暗骂道:「公家的休息室,就算你住里面,也不能算是你家吧。从老子来了就不让老子进,要老子去那休息啊,他妈的跟里面有宝似的。」

  「还磨蹭啥那,赶紧弄煤去,年纪轻轻的咋这么懒。」张红军一脸不高兴的催促着,脸色难看之极,好像谁欠了他钱似的。

  推着独轮车,连续几趟下来,添好煤又将煤备好后,石磊已经累的满头大汗了,可是他却不能去休息室歇着,只好蹲在锅炉房的墙头上偷偷抽根烟。其实,这个时候他是喜欢蹲在这的,你要他去里面休息,他也不会去的。这个地方即不显眼,又能居高临下的看到每一个进出锅炉房打水、蒸饭的人。他自从发现这个地方以后,几乎天天这个时候都蹲在这里,看着那些进出的女教师,欣赏着环肥燕瘦。有一次,那个长的挺好看的音乐老师田香,哈腰打水的时候,他顺着敞开的领口望去,几乎看到了整只白白的奶子,让他兴奋不已,从此几乎天天都在这守着,乐此不疲。

  「最近看来是真流行黑色一脚蹬体型裤啊!每个小娘们儿都穿,腿啥形、屁股啥样,都看的清清楚楚,有的还能隐约看到内裤的颜色和样式,这下可饱了老子眼福了;也不知道谁发明这东西的,真该谢谢他,嘿嘿。」石磊美滋滋的抽着烟,看着进进出出的女教师,心里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呀!田香来了,石磊瞪大了眼睛远远的看着,生怕错过每一个瞬间。田香是这个小学的音乐老师,今年三十岁了,有个女儿,也快要来这个小学念书了。
  田香穿着白色的短上衣,没有扣纽扣,里面配着黑色的紧身衣,下身自然也不能免俗的穿着最近流行的黑色一脚蹬。只见田香跟做贼一样,悄悄的急步走了进来,打完水,匆匆的跑了出去。刚走到门口,田香又停了下来,看样子好像是被从后面休息室出来的张红军喊住的,离的太远,两个人又说的很小声,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见两人简单的说了几句,田香就像后面有狼撵一样,匆匆跑掉了。

  「哎!又什么也没看着,从那次以后,就没再看过精彩的。什么时候能再看到一次呢。」石磊失望的叹道。由于没有看到想看的,石磊整个人都有点打蔫了。
  不过很快,他就又振奋了。因为他看到全校公认的大美女来了。

  「呀!赵丽霞怎么来了。她住在学校员工宿舍根本不带饭的;更是不会来打水的,因为每次轮到她的时候,总是有傻爷们代劳的。况且今天他们音乐组的水已经由田香打了啊。」石磊心里嘀咕着。

  赵丽霞今年19岁,师专刚毕业,被分配到这所小学做音乐老师,现在还是试用期,但是那时候的试用期说白了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你懂得。

  赵丽霞还没进门,在门口的张红军就迎了上去,腆着老脸和人家搭讪着,然后打算接过赵丽霞手里提的塑料袋,但知怎得赵丽霞好像拒绝了,微笑着自己亲自送了进去,然后优雅的转身翩然离去,只留下站在门口的张红军,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已经转身离开的赵丽霞,仿佛饿狼盯着受伤的小白兔一般。

  「鸡巴老色鬼!」石磊扔掉手里的烟头,狠狠的骂道。

  不过这小娘们确实是真好看啊。看那个头比我还高,看样子得有170啊!
  那小腿、那小腰、那小胸脯,还有那小瓜子脸、小酒窝配上黑黑的大眼睛和大波浪披肩发,一笑真是迷死人了。这要是弄在床上推一把,真是爽死了。石磊心里感慨着,望着已经消失的倩影,躺倒在了墙头上。他已经不想在看其他的女人了,因为只要是男人,看过了赵丽霞以后,就不想在看别的女人了。是的,只要是男人。

  石磊闭着眼睛,想着田香,想着赵丽霞。恩,田香更媚一些,毕竟是结过婚的老女人,懂得卖风骚,看上去很性感。不过,赵丽霞也很性感啊,身段可不是只有156的田香能比的。哎!那天帮校长搬办公室时偷看的档案,怎么只标身高,不标三围呢?田香的奶子到底多大呢?看样子应该比赵丽霞的大。不对!应该是赵丽霞的大才对,毕竟人家个高,长的大,奶子自然也更大。对!还是赵丽霞的大,只是因为个头高,看上去就显得小了,要是真把她俩的咪咪放在一起比,一定还是赵丽霞的大。

  石磊胡思乱想着,渐渐的陷入了想入非非中,忍不住想要起打手炮来。
  「死小子给我滚下来,关汽锅,添煤啦!」石磊被张红军的吼声吓的差点没从墙上掉下来;一声不吭的板着脸跳下墙头,将一个个挂着各个科室铭牌,装满了饭盒的铁笼推进了汽锅。

  中午十一点半,午休了,那个年代可不像现在,到处都有酒店,餐馆,小吃店;于是家近的老师和学生就回家吃午饭,家远的就去锅炉房取来自己带的饭盒,几个要好的凑在一起共享午餐。

  田香是从来都不带饭的,虽然她家不近,但是她宁愿骑车回家吃,也不带饭。
  赵丽霞的家在不在本地,她住在学校的职工宿舍,因此她是必须带饭的,只是不用她亲自取送罢了,因为有太多的男人自愿为她效劳。从赵文霞在初中长成大姑娘以后,身边就从不乏这样心甘情愿的自愿者,即使遭到赵丽霞厌恶的白眼,也心甘情愿,乐此不疲,不为别的就冲着她这份漂亮,就为看到她那动人心魄的微笑。

  但是今天赵丽霞却不希望有人献殷勤,因今天的菜是她未婚夫特意做给她,一大早又亲自送过来的。她不希望有人碰这菜一指头,哪怕是外面的饭盒,因此她早上才亲自送到了锅炉房。此时,赵文霞做在办公桌旁,望找饭盒直生闷气。
  她这么生气,是因为方才体育老师朱军为她取来了饭盒。赵文霞心里暗骂:「臭癞蛤蟆,多事儿,谁要你取的。今天我都换饭盒了他居然也能找到,真讨厌。」
  可是她哪里知道,她们科室除了她就是田香,田香从不带饭,那唯一的那个自然就是她的了。她更是不知道,朱军费了多大劲,才第一个冲进锅炉房,取得了为她取饭盒的荣耀。没办法,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是这样不通情理的任性,只因她太过漂亮,所有的男人,甚至是同性的女人,都习惯性的让她三分。赵丽霞从小就这样被众人娇纵着,宠爱着,而这些娇宠也养出了她娇纵的脾气。

  其实赵丽霞是个农村姑娘,父母是地道的农民,她是这老两口唯一的女儿,也是唯一的骄傲。天生丽质的赵文霞从小就被赵铁成夫妇当小公主一样养着,只要赵丽霞开心,这老两口甚至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赵丽霞可以说从小就没受过苦,比很多城里的孩子过的还要优越。从小喜爱唱歌跳舞的她,在赵铁成夫妇竭尽全力的培养下,终于考上了师专的艺术系。

  其实赵文霞是不想去师专的,她想往上考,去读高中,去上艺术大学,去做歌唱家,去做明星。但那是需要钱的,赵铁城老两口实在是供不起了,而师专确是学费最低的,还有国家补助,毕业了也可以得个教师的铁饭碗。因此,赵丽霞才无奈的报考了师专。但即使上了师专,在他们村也算是大事儿了,她隐然成了全村的骄傲。

  自从赵丽霞来到师专读书,身边的追求者可以说云集一般,各种诱惑纷至沓来,有的承诺分配好学校的,有的承诺让她进一步深造的,更有甚者居然说要出钱捧她做明星的。但这些赵丽霞眼中的癞蛤蟆,没有一个能入她的眼,赵丽霞心中追求的是那种哈姆雷特式的经典爱情。她一直觉得,公主和王子就应该在一起。
  最后,她选择了和她同届的赵海波,虽然赵海波没什么背景,但赵丽霞就喜欢他的帅气,他的才气,他的坦诚,他的贴心。因此,她毕业以后冒着不一定能转正的风险,追随着赵海波来到了B市的N镇,只因为赵海波被分到这镇的国有矿山企业所属的技校教数学。(那个时代,进企业单位的待遇是高于事业单位的。
  直到某江上来,然后又来了某朱,才把事业单位弄上来,国有企业弄散,工人全下岗。更多出了神州奇葩物种公武猿。神奇吧,天朝就是这么神奇。)
  就在赵丽霞从气愤中走出来,打算慢慢享用她的爱情午餐时,办公司的门突然被推开了,敢这样肆无忌惮,毫无礼貌的闯进别人办公司的,在这个学校也有校长孙雅丽。

  赵丽霞心里虽然不悦,但仍然不得不站起身,努力微笑着迎接这个老女人。
  「别客气小赵,来,坐。呦!吃午饭呐,你看我来的真不是时候。」孙雅丽带着她招牌式的,无时不挂在她脸上的灿烂的微笑假惺惺的说道。

  「孙校长,你找我有事儿?」赵丽霞很讨厌这个老女人,更不喜欢这种假意的攀谈,她希望尽快结束这次谈话,因此才直奔主题。

  「唉!怎么说呢?小赵啊,你条件相当好,业务能力也相当优秀,人还年轻。
  可是啊!唉!要大姐怎么说呢。「

  「没事,大姐有什么,你就尽管说。」赵丽霞嘴上这么说,心里暗骂道:「你是谁大姐啊,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岁数了,臭老女人又起什么幺蛾子。」
  孙丽雅顿了顿继续道:「小赵,按你的条件和业务能力,按理说转正是没问题的。可是你知道,咱学校已经有一个音乐老师了。这音乐课也不是主科,学校今年的名额有限,去掉那些接班的,还要照顾一下矿工子弟的分配情况,毕竟咱这是属于矿里的小学,因此你的转正肯怕难办。我这个作大姐的为你好,提前透漏给你一下,你再想想法子,如果实在不行,就赶紧联系下学校,看看还能分到你们村做老师不。先在那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两年,等有了成绩,大姐保证想办法给你掉过来。」
  孙丽雅这一席话,令赵丽霞呆在了那里。因为这不只是让她这个飞出农村的金凤凰,再次回到自己进努力了很久才出来的农村;更是因为如果这样她将和她的「王子」长久分开。现实原来这么残酷,初出茅庐的赵丽霞一时不知所措,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孙丽雅见到赵丽霞的表现,心里暗暗好笑。站起身,拍了拍赵丽霞的肩膀,叹气道:「大姐也没办法啊。国家就是这个政策,还好你还年轻,以后机会有的是,别往心里去,想开点。」

  说完,转身开门往外走去,突然又回头道:「对了小赵,我儿子孙舒伟,师专毕业以后进修大专提前毕业了,就分配到了咱门镇的教育局。他跟我说和你不但是校友,还是很好的朋友,要我带他提前致意,说等他回来请你去我家吃饭呢。
  嗯……我想他下周末应该回家了,到时候可得来噢!「说完这最后一句,孙丽雅慢慢的踱了出去,轻轻的关上了门,脸上依然带着那招牌式的灿烂微笑。只留下赵丽霞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办公室里。赵丽霞这温暖的、充满爱的午餐还能吃得下去么?

  下午两点,教师浴室准时开放,四点关闭。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四十,忙了一天的石磊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不过他只能是搬个椅子做在休息室外面。休息室是他师傅的家,显然此时他师傅依然没有同意他进去。

  哎!终于算是完事了,一会等那帮逼洗完,收拾完浴池,老子就可以回家了。
  一想到就快下班了,石磊感觉整个人都快乐了起来。

  「田香怎么从来不来洗澡呢?真想看看她卸妆的样子。鸡巴小娘们真会打扮,浓妆艳抹的,也不知道她哪学来的,不过这么一弄确实很好看。」(80年代那时候女人可不像现在这样会打扮会化妆。而且很少有女人化妆。至于那时候化妆的女人啥样,大家去看当时的春晚自行补脑)

  突然!有人拍了石磊肩头一下。石磊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张红军。「啥事啊师傅?你一天不吓唬我能死啊」石磊不高兴的问道。

  刚才好像有点笑脸的张红军,一听石磊这话就不高兴了,道:「妈的,死小子!老子是好心来告诉你,今天你可以早点回家,明天上班的时候也不用来那么早,晚两个小时来就成。咋鸡巴不知好赖呢?」

  「真的假的啊!师傅我没听错吧,浴池你自己收拾啊?」

  张红军看了看表,爱理不理答道:「啊!我自己收拾,快滚蛋吧。」

  石磊心想:「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啊!这老小子总突然对我这么好?管他呢,下班不积极,他妈的纯属脑袋有问题。」

  「谢谢师傅了啊。」石磊一边说,一边往锅炉室里面走去。

  张红军急道:「你小子咋还不走,赖在这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

  「拿东西,洗澡。」石磊不耐烦的道。

  「你身上有粑粑啊,天天洗,快走!」

  于是石磊就被张红军赶到了回家的路上。走在回家的马路上,石磊越想越气。
  「鸡巴老东西,天天跟抽分似的。就他妈的一个臭临时工,等老子转正了的,看你还敢跟老子牛逼。你个老小子不就是跟孙校长有亲戚嘛,有什么鸡巴了不起的。」

  石磊越想越气,忙活了一天了,连个澡都没洗成,春天本就风大,这一路走来更是弄的灰头土脸。最后石磊决定还是回去洗个澡再说,鸡巴老家伙,老子要你管!、石磊来的浴池外已经四点多了,只见男浴池大门已经锁上了。石磊推了推,心道:「这老小子收拾的挺快啊。不知道女浴池还有人没有了,女人洗澡都很磨蹭经常晚的,估计这时候老家伙还没收拾呢。得赶紧过去看看,别老家伙已经收拾了,就洗不成了。」

  来到女浴池,大门也上了锁,石磊无奈的愤愤道:「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妈的,收拾得真鸡巴快。老子今天还非洗不可了。」骂完,一跺脚,转身向锅炉房走去,准备去拿钥匙。

  来到锅炉房外面,石磊傻了眼,只见锅炉房大门也锁的噔噔的。这下使得石磊更是怒气填胸,心里大骂道:「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妈的老东西,出去买棺材了啊,摆明了根本没收拾,明天要老子来擦屁股。」

  愤怒的石磊,绕到他每天都蹲的那个墙头外面,很轻松的就跳了进去,挨着墙的锅炉房的后窗户,里面和窗户有半米的距离是一冷一热两个大水箱。石磊轻车熟路,用手轻轻一搬窗子就打开了,然后一片腿就跳了进去。

  想去到前面的更衣间,就必须穿过并排的两个水箱中间那道勉强只能容一人通过的过道。石磊微微侧身,刚要往里钻,突然对面闪过来一副白花花的没有下身的身体,吓了石磊一大跳。没错,那不但是一副白花花的上身,而且是一副白皙丰满的赤裸的女人胴体,这身子侧对着自己,弯着腰,双手撑着地,仿佛在弯腰捡东西,下身被水箱遮住了,因此从水箱中间的过道看过去,就很诡异的仿佛没有下身一般。

  只见那白皙的身子上,两对饱满的乳房混乱的摇晃着,一头青丝铺在浑圆光滑的一耸一耸的香肩上,同时对面微微传来了女人做爱时特有的,强忍着极力不嚎叫出来的闷哼。

  这突来的一幕,令石磊呆在了那里。这时那女人好像感觉到水箱对面有人,侧脸望了过来。那是一张可爱美丽的圆脸,一双杏核般的大眼睛泪汪汪的,哀怨而惊恐的瞪着石磊。

  石磊被这一看,吓的回过神来,赶忙侧身躲到了水箱后面。石磊心里七上八下的:「这是……这是……音乐老师田香!没错!是田香,这……这怎么回事,难道她在这跟人操(淫色淫色4567q.c0M)屄,那……那操(淫色淫色4567q.c0M)她屄的人是谁?」

  很快石磊就有了答案。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操(淫色淫色4567q.c0M),过瘾啊,还是在这操(淫色淫色4567q.c0M)屄刺激。自从那傻小子来了以后,咱俩好久没在这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害的我一想操(淫色淫色4567q.c0M)屄就得大半夜的往你家跑,你家孩子又太他妈碍事,总是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不过瘾。诶,对了!昨晚你老公怎么在家了,要不是你赶在前面出来,就坏事儿了。」

  「他……他调班了,以后……不……不倒班了……上长白。」田香娇喘着回答道。

  「我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那傻逼老公调什么班啊!今后,白天有那傻小子,晚上有你老公,我俩去哪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事儿啊。要不以后你晚点走,等那傻小子下班了,我俩再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咋样?」
  「不行,我……要接……接孩子的,她爸在矿里上班……去幼儿园……太晚……」剧烈的抽插发出波兹、波兹的声音,令田香已经有些语无伦次。

  「你妈,老子才不管那么多呢,反正你的屄,一礼拜得让我操(淫色淫色4567q.c0M)两次。」男人恶狠狠的道。

  「中午……中午去我办公室……以后……以后我带饭。小赵……小赵快走了……以后……以后就我一个人。」

  「小赵要走了,去哪?咋回事儿?」男人骤然停止了抽插,令即将等上顶峰的田香难以自抑,娇哼道:「别……别停……继续。」

  「操(淫色淫色4567q.c0M)!臭娘们,看把你骚的。你告诉我赵丽霞的事儿,我就继续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
  「我……我不行了……咱俩去……去里屋吧……完了我就告诉你。」田香哀求着。

  对话和交合声停止了,随即传来了田香的一声娇呼。石磊探头偷偷关瞧,只见田香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懒腰侧扛在肩上,往里面的休息室走去。田香本就娇小的身体,此刻在185的男人肩头上显得更加娇小。

  就在石磊望着消失在黑暗中的两人时,赫然发现田香正抬眼望着自己,石磊看到了她双颊的红晕,披头的乱发,残破的假睫毛;而这些依旧没有遮挡田香那充满温柔的、乞怜的、哀怨的目光。那目光仿佛利剑直射进石磊的胸膛,石磊犹如惊慌的小鹿,转身跳出窗外,逃了出去。石磊一路急走着,狂奔着,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走,还是在跑,心里只是不停的再问自己:「那是张红军么?没错是他。那是田香,田老师吧,对是她。可是他们怎么会,怎么会……」天黑了,慢慢的要变不轻方向了,可是已经躺在自己炕上的石磊,此时的心比天还黑,还迷茫。

  第二天,石磊下班后又回到了自己家的炕上,这一天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仿佛自己做错了事一样,低着头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活,休息时也是低着头,不敢看人一眼,更不敢与人眼光相对,更不敢看自己的师傅张红军一眼。但是他还是见到了田香,因为田香真的来锅炉房蒸饭了,而田香也看到了他,但田香就仿佛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样,向平常一样大方的和他打招呼,而石磊早已经吓的逃之夭夭了。石磊就这样整天躲避着、逃避着,一直到下班逃到了家里。其实石磊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躲避着什么。他累了,困了,就这样躺在炕上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这天是周六,国家刚刚落实一周双休制不久,人们还在为一个月能多休几天而兴奋着,石磊却被一阵阵敲门声吵醒。睡眼朦胧的石磊眯缝着眼拉开了大门,然后整个人就呆在了那里,连揉揉那已经难受的睡眼都惊的忘记了。

  田香!是的,是田香。田香此时就站在他的门口,依然的浓妆艳抹,依然的带着长长的假睫毛,依然的涂着黑黑的眼影;眼神中也依然的充满着那温柔的哀怨。(未完待续)